有人白嫖

不过是,从头再来

【凹凸世界】我等你

啊啊啊啊啊啊风化爸爸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打滚)

杂鱼风化:

#瑞金
#学院
#学长瑞x学弟金
#ooc


.


  “格瑞——!”
  看着离自己明明还有很大一段距离便开始喊自己名字的金,格瑞有点无奈。 
  “嗯?”
  格瑞回过头,象征性地回应了一个单音节。
  接着,格瑞便只觉得自己的怀里猛地撞进了一个温暖的家伙,他被惯性带得往后退了几步,稳了重心之后才意识到自己下意识地拥住了怀里的家伙。
  “别突然就扑过来。”
  格瑞松了拥着金的手,转身抓住了车把手。
  金以轻车熟路的姿态跳上了格瑞的后座,万分自然地拥住了格瑞的腰肢,脸上的笑容天真得像个孩子。
  “回家咯!”
  “闭嘴,很吵。”
  格瑞还是跟往常一样口头嫌弃了金,却依旧听着后座上的金一路上哼着的不知名的曲调和他喋喋不休的话语,难以察觉地勾起了唇角。
 
  大概是从格瑞搬过来的那一天开始,他们就开始一起上下学了。
  格瑞有一辆单车,那辆单车的后座是专属于金的。
  格瑞还有一个怀抱,那当然也是专属于金的。
 
  言归正传。
  这天的傍晚,高二级的格瑞遇到了点麻烦。
  试卷没有评讲结束,那个明明不是教导主任却比教导主任更像教导主任的数学老师怎么也不肯放学。
  夕阳的余晖一点点降落在地平线以下,格瑞再也没了听课的心情。
  烦死了。
  他看着视线所及之处那个空荡荡的操场,心想着那个白痴应该早已经等不及他先回去了吧。
  都这个时间了,他大概是已经到家了。
  讲台上传来了数学老师的声音,回响在格瑞的耳畔只让他觉得聒噪。
  ...
  “好了,同学们,下课。”
  终于等到了这句话的格瑞第一次失礼地抓起书包便冲出了教室,三两下便从三楼飞奔到了一楼,哐地踹开了微掩着的教学楼的楼门便直奔了他跟金约好的放学碰面的地方。
  哒哒哒。
  格瑞听见了自己急促的脚步声。
  为什么要着急?按理说他应该已经回去了。
  格瑞这样想着,稍稍减缓了步伐。
  他因为方才的奔跑微微喘着气,随后舔了舔自己干裂的唇角,换成了与平常无二的正常步速。
  谁管他啊,那种笨蛋。
  格瑞这样对自己说着,却在快要到达目的地时视线不自觉地开始寻找那个少年的身影。
  像是有感应一般,站在不远处的少年回过头,在看到格瑞的瞬间露出了明媚的笑容。
  随后,那个金色的身影映着夕阳的余晖,朝格瑞奔了过来。
  “格瑞——!”
  又是他唤着自己名字的爽朗声音。 
  咚。
  金再一次撞进了格瑞的怀里,但这一次格瑞并没有急着撒手。
  “...久等了。”
  “是拖堂了么格瑞?”
  格瑞怀里的金仰头,清澈的蓝色的眸子里只剩下了格瑞的模样。
  “嗯。”
  格瑞点了点头,看起来有些无奈。
  笨蛋。
  他这么想着。
  “没关系呀!”
  金的声音突然响起,拽回了格瑞有点飘忽的思维。
  相拥着的两人四目相对,接着便是金脸上洋溢着的笑意。
  “没事啦!平时都是格瑞等我,今天终于也能等一回格瑞啦——”
  “...笨蛋。”
  格瑞终于松开了金,抬手扶住了单车的车把手。
  金还是轻车熟路地坐上了那个专属于他的后座,抬手环住了那个专属于他的家伙的腰。
  “回家咯!”
  “闭嘴,很吵。”
  月亮已经渐渐地出现在了天际,夕阳却还没有落下。
  远处,金哼着的不知名的曲调越发的清晰。


  はぐれないように」とつぶやいて
  僕の裾をつかんだ
  走リ寄る 君の愛しさ
  ねえ まだ君はいますか?


——————————————————————————————————
小声说着“别走散了”
你抓着我的衣摆
跑着靠近你的温柔
呐 你还在吗?


附上最后一段日文的翻译!
这首歌叫《鏡花水月》
歌手名字什么鬼我懒得打反正是个日文(快滚
他们为什么还不结婚?!!!!!!


梗源我三金爸爸  @有人白嫖
他是天使!!!
 
 
 
 
 

评论

热度(215)